整形315网-用户可了解国内各大整形医院

胚豆热点:大腿粗原来是这些因素造成的?别再怪脂肪了

2020-01-15 09:39 未知

未经本人同意,不得无故转载 !

CERISIER CENTER 1991             (CERISIER为法语,意为樱花 )

第一部 春

8 公开手术 IN 樱宫

四月二十八日(周日)

四月最后的周日是长假开始的第一天。提前出勤的世良来到病房之后,就看见病房的铁人——心血管组的同期青木已经在护士站内开始了工作。这一幕对于世良来说,早已是习以为常。然而,之后露脸的高阶讲师,却让世良不由地吃了一惊。

“今天,您不是不用参加手术吗”。看着这般问道的世良,高阶微微点头。

“虽然没有我出场的份,但是身为佐伯外科的一员,还是有必要露个脸的”

说完,高阶讲师就迈着轻松的步伐离开了。看着他的背影,青木说道。

“在长假的第一天,居然还要特意为了这事儿跑过来。我本想这样埋怨一句的,但是被高阶医生那么一说,那我也是无话可说了。真是的,居然连抱怨都不让人说个疼快,太不走运了。对了,既然还有时间那就和我一起去查房吧。天城医生是不会事先查房的吧”

听见了青木的提议之后,世良就点了点头。

“青木,你能帮忙真是太好了”

“手术结束之后,可是由我负责病人。不用在意啦”

“不管怎么样,还是非常谢谢你”

说完,两人便结伴前往了病人的房间。

世良和青木进入了房间以后,就看见白发斑驳的梶谷年子病人正正坐在床上,双手合十。“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”,从她口中不断传出念佛的声音。一旁,一名中年男性正跨坐在折叠椅上不停地抖着腿。脸上戴着浅色太阳镜,身上穿着不合时宜的夏威夷衬衫。中年男性抬起头来,说道。

“你们就是老妈的医生吗。正好,我有些话想和你们说”

世良回想起,记载在病历的联系人栏内病人儿子的姓名——梶谷孝利。

“对于你们能够照顾我老妈这点,我表示感谢。不过,刚才我从护士那里打听到,我妈的手术似乎是用来给别人看的,不是吗”

“这次手术,是学术集会的一环。是为了能让更多的医生见识到外科手术的技术”

“对方是医生也好,还是谁也好,这都没有关系。关键是用来给别人看的。那么,就不应该先和我这个儿子商量一下吗”

“在周三的电话中,我们已经获得了您夫人的许可”

“夫人……她可配不上这么高雅的称呼。再加上她和我母亲没有血缘关系,所以不管她再怎么同意都是没用的”

世良的脸色变得难堪了起来。难道说,此时此地,会再现会诊时的恶梦吗。

事情会变成这样,的确是迫不得已。不管怎么叫都不曾露脸,电话也老是被挂断。就在反复拨打电话的同时,世良在不知不觉中就记住了儿子的名字。因此,光是为了获得手术的允许就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,根本就没有时间进行详细的说明。即便这样,孝利的妻子还是在电话中同意了。从她的声音中,传递出了一种疲惫不堪的感觉。为什么会变成那样,在看见了孝利的样子之后,总算是能够理解了。在经历了这一连串的麻烦之后,终于让人体会到,在梶谷病人的家中存在问题的,只是她的儿子而已。

“那么,要怎么做才行呢?”

听见了世良的提问,梶谷孝利不禁暗自一喜。随后,脸上就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。

“说的好。医生你也承认这场手术是让别人观看的吧。这种行为就是公演,也就意味着会产生出场费。这可是社会上的规矩”

不仅仅是接受治疗,还准备从中捞取好处吗。但是,公开手术本身就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情,而医院还希望病人家属可以提供帮助。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弱点,也导致了世良无法理直气壮地拒绝。

面对陷入沉默的世良,孝利准备发起更加凌厉的攻势。就在此时,

房门被打开,从外面走进了一名身高体长,风度翩翩的男性。见了那人的身影,孝利不由地张大了眼睛。

公开手术的主刀者——天城雪彦对着世良的肩膀“嘭”地拍了一下,并小声说道。

“就连这种程度的问题都无法解决,真是不像话啊,Junior”

随后,天城就将双手展开,对着中年男性气宇轩昂地说道。

“你就是梶谷年子病人的儿子吗。初次见面。我是今天的执刀医生,天城。这次,您能对于公开手术提供帮助,真是万分感谢”

好似被华丽的语气所压倒般的孝利,立马就想起了自己的优势,说道。

“啊,是吗。你就是最了不起的教授医生吗”

“您过奖了。我只是一名比较擅长手术,所以才被东城大学所聘用的小医生罢了。教授什么的,不敢当,不敢当……”

天城用着不知是在谦虚,还是在傲慢的语气,在孝利的头上蒙上了一层雾水。

“不是教授的话,就给我好好听着。说白了,老妈的手术既然是让别人看的,那我们家可以收到多少钱”。说完,孝利就清了清自己的嗓子。

天城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芒。不过,就在下个瞬间,他再次将双手展开,唯美地答道。

“多么直白的话语啊。这样一来,话就好说多了。为了对于你的正直表示敬意,我也会直截了当的对此进行回答。作为这次能够协助公开手术的谢礼,CERISIER CENTER已经做好了支付一亿日元的准备”

“一,一,一亿?”,孝利张口结舌。

旁边的世良和青木也是讶异地注视着天城。天城若无其事地继续道。

“一亿日元还不够吗?”

咽了咽口水的孝利慌忙摇了摇了脑袋。

“啊,不是,怎么会不够呢。只是,有点惊到我了”

梶谷孝利来回搓着双手,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卑微了起来。他用着贪婪地眼神对着天城问道。

“那么,这个,也就是说,一亿日元您会立刻支付吗?”

非常不自然的敬语。世良边抑制住自己的苦笑,边担心着“就这样简单地答应下来,没问题吗”。天城对于世良担心的表情视而不见,接着说道。

“现款是不行的。不过,等到手术成功,顺利收款之后,我会立马支付”

“也就是说,还有没被回收的赊销款吗?”。商业用语能够脱口而出,有可能是因为曾经经营过杂货店的关系吧。

“是的。而且在催收方面,也不用担心”

“那我什么时候能够收到这笔钱呢?就算是大致的也可以,如果您能知一声的话,就太感谢了”

“这就要看,梶谷先生你了”

“看我?这句话怎么说?”

天城从他修身的白衣口袋中取出了一个信封,并将其递给了孝利。怀着疑惑的表情将信封打开的孝利,看着看着脸色就变青了。

“这,这是什么”。对着这般叫道的孝利,天城微笑着答道。

“手术费的付款通知。我已经给你们便宜不少了。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,我可以和你解释一下里面的详细收费内容”

“手术费居然要一亿日元?别开玩笑了”。看着怒不可遏的孝利,天城耸了耸肩膀。

“你难道认为,可以免费接受世界最先进的心脏外科手术吗?”

“这,这,不是这样的。支付手术费用,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”

“在樱宫市民病院内明明就没有支付”,世良将这句话咽了下去。

“那么,可以麻烦您支付一下费用吗?”

“我当然想付,但是,一亿日元也太夸张了吧”

虽说孝利让人感觉蛮不讲理,但是眼前的状况倒也是有同情的余地。被要求支付一亿日元的现款,又能立马付出来的家庭实在是凤毛麟角。

“这可就麻烦了。在手术之前,手头上没有足够的钱,这样的话……”

“没有钱的话就不能做手术,你是要这么说吗?生命和金钱,到底是哪个重要?”

“当然是生命。金钱是买不到生命的”

世良难以置信地注视着冠冕堂皇的天城。

“但是,我可付不起一亿日元”

天城眯起了眼睛,看着判若两人的孝利。世良察觉到,此时天城的表情似乎正在微笑。这让世良不由地感到一阵寒意。

“实际上,梶谷先生的手上是有一亿日元的。你忘记了吗?”

梶谷不可思议地看着天城,而天城则从容地继续道。

“就是公开手术的谢礼。如果用那笔钱支付的话,不就万事大吉了吗”

天城愉悦地将双手合到了一起。

“对了,想到了一件好事。如果你无法事先准备好手术费的话,那就和谢礼互相抵消吧。这样一来,就连银行的转账手续费都省掉了”

孝利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来。天城跟着刺出了致命一击。

“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?都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你是不会去考虑那种,取消手术的傻事的吧?”

“才,才不会……不敢。我妈就拜托您了”。孝利郁闷地摇了摇脑袋后,就边说着别扭的敬语,边低下了头去。

看似毕恭毕敬,但之后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真意。

“但是,如果我妈在手术中发生了什么意外。那么到时,我不仅不会支付手术费,还会问你们要公开手术的出场费”

一般的人在听见了威胁之后,总归会有些担心。但是,天城却非常轻松地接了下来。

“Bien sur(当然)”

天城再一次夸张地张开了双臂。对着这个姿势,梶谷年子病人双手合十。

“谢谢,谢谢。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”

“烦死了,老太婆”,孝利对着自己的母亲,小声地怨道。

天城从世良的身边经过,并在耳边轻声地说道。

“C'est fini(搞定)。之后就拜托你了,Junior”

世良点了点头后就抬起了脸来,而天城的身影却突然消失了。眼前,目睹了这一切的青木,正呆呆地站在原地。

正午,手术开始前两小时。此次手术的成员在天城的号召下,集合到了新医院的最上层,院长室隔壁的接待室内。天城示意众人,可以随意享用摆放在桌上的三明治。

“让我们从内心由衷地感谢,特意开放院长接待室的Monsieur(阁下)佐伯”

这一次,天城将事前商议的场所指定在了院长室内。就当黒崎助理教授正对于这个超出常理的提议大发雷霆之时,佐伯院长却是轻描淡写地同意了。

聚集在一起的成员,和一年前在东京国际会场内所举行的日本初次公开手术时基本相同。

第一助手是垣谷讲师。原本计划是在浪速(大阪旧称)举办的循环器会议上,以演讲人的身份发表演讲。但是,这次樱宫外科座谈会还包含了应对医闹家庭的层面,而这场手术也变为了佐伯外科发动全力的大手术,再加上天城直言不讳的点名。最终,垣谷不得不改变演讲的计划,转而成为了公开手术的第一助手。

第二助手的青木是心血管组的底层医生。和世良相同,都是从医第四年。

麻醉医生是院内最有实力,并被视为将来教授候补的田中助手。

临床工程师并不是大学的关系人士。随着设备公司的内部调动,这次轮到了经验老道的堀江负责。

手术护士是猫田和花房。传闻,人选是和手术室福井护士长的意思相违背,是由佐伯院长强行通过的。“其实是藤原护士长向榊总护士长哭诉后的结果”,还有人怀着了解内幕般的表情,将这个谣言在走廊中四处散播。花房在兼任着巡回护士的同时,还是外围助理的世良的助手。

与前次不同的,就是没有了手术解说——高阶讲师的身影。“另外,这次手术不会接受参观者的提问,而是单方面地进行说明”,天城对着成员们这般说明道。这是因为,认为在樱宫这个拥有温厚民风的土地上,实时答疑这个角色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。

“到底能不能够如愿进行呢。和之前相比,风险可是要高出很多”

听见了垣古的话语,天城就对着世良说道。

“第一助手还在担心这个的话,可不是个办法。Junior,总结一下患者的风险因素”

突然被点名的世良不由地惊了一下。不过,他立马就恢复了镇静,并答道。

“患者有些痴呆,所以术后的管理会变得困难。特别是患有糖尿病,而且在两个月内没能控制住血糖。由于之前做过双下肢静脉瘤手术,所以在万一的情况下,是无法使用静脉搭桥术进行救场的”

嘴里塞着三明治的天城,大大地伸了个懒腰。随后,便随意地说道。

“Junior,这可不是在总结风险因素,而是一个外科医生的胆小借口而已”

被天城犀利地指出后,世良就默默地低下了头去。一语中的,无话可说。

“垣古医生,刚才所说的风险因素都是术后管理上的问题,并不是对于手术本身的顾虑。这个手术的风险并不高。吻合部位也仅仅只有一处而已”

天城咽了一口三明治,接着说道。

“我们曾经成功地实施过公开手术。这种成功的体验,正是让我们踏上下个台阶的自信源泉。各位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慌张,只要专心于自己手上的工作就可以了”

从天城口中说出常识性的话语时,总会让人感到一种违和感。会有这样的感觉,有可能正是因为,世良是比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更能理解,天城的脑中正在考虑些什么的原因。

“一个小时后,在第一手术室集合。在那之前,自由行动”

天城宣布完了之后,就离开了房间。从他的背影中,根本就感觉不到接下来将会进行公开手术的压力。成员们也接二连三你的离开了。房间内,只剩下了世良和花房两人。

确认了四周无人,花房就靠到了站在窗边的世良身上。

“没问题吗”。花房有些担心地问道。

世良正在窗边眺望着远处散发着光辉的地平线。听见了这个提问,世良便回过了头来。

“有没有问题什么的,像我们这种小人物是不会知道的吧。这可是天城医生的领域”

“也是”

世良握住了纤细的手指,贴着散发出芬芳的头发,小声说道。

“在院长室内作出这种大胆的举动,真是个不得了的护士”

世良轻轻地亲吻住了花房的嘴唇。花房吃惊地张大了眼睛,但还是接下了这个亲吻。待到世良放开之后,花房便低着头说道。

“胆大的,是世良医生”

世良看了眼墙上的壁钟,并说道。

“差不多该走了。虽说距离集合时间还有三十分钟,但待在这里总让人觉得静不下心来”

花房点了点头。

在坐落于樱宫丘陵顶部的东城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内,拥有上进心的外科医生们正陆续地聚集到了一起。按照天城的意见,佐伯教授开放了大讲堂作为此次的会场。

内部设有由樱花电视台所协力提供的转播设备,以及三面巨大的屏幕。随着这类准备工作的泄漏,这让参会者的人数愈发增加。到最后,很有可能会超过三百人这点,也让樱宫市医生协会不得不对于参加人数进行限制。在大学内,不仅仅只是外科系,从内科系到一些小型教室,希望能够见习的人数也是众多。所以,对于大学内部的人员,还特别分配了能够观赏到手术手法的第一演讲室。

世良想要在去手术室之前观望一下大讲堂的情况。这显然是一个不明智的想法。

从离开医院大门不远处的地方看去,一眼就能知道事情已经变得超乎想象。

大讲堂外挤满了西装革履的人影,还有人正在和工作人员理论“从一个小时前我就开始排队了,为什么不让我进去”。大讲堂内可以收纳三百人,再算上后侧空间的话,可以装下四百人。还在讲堂外的人约有百人。

——至少来了五百人以上吗。

世良哑然失声。

平时的外科座谈会,参加者顶多五十人,平均是在三十人左右的程度。这一次,异同寻常。走在从大讲堂返回的路上,朝着手术室前进的世良。在其脑中,跟在身后的花房,那令人心动的身姿早已是无影无踪。世良脸上的表情,正因紧张而失色。

翻译自日本小说家海棠尊所著的小说《スリジエセンター1991》。

此小说,为日剧《黑色止血钳》的原著小说系列第三部,也是最后一部。

其余系列小说为,第一部《ブラックペアン1988(黑色止血钳1988)》上·下(人物关联,剧情独立)、第二部《ブレイズメス1990(燃烧的手术刀1990)》(人物、剧情关联)。

小生抱着学习以及欣赏的态度,尝试对此书进行翻译练习,请多多指正。

仅供学习/参考之用。

上一篇:面部吸脂和射频溶脂的区别是什么 求美者应该如何做选择 下一篇:FSE分层上臂吸脂:蝴蝶袖的“救星” 收藏 打印

相关文章
1、整形315网转载的文章,均出自其它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;
2、转载的文章仅代表原创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站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本站对该 文以及其
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,不作出任何保证或承诺;
3、如本站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尽快处理。